天下不能常治,有弊所当革也
2019-08-23 09:42:55    中国纪检监察报

  古人说:“天下不能常治,有弊所当革也;犹人身不能常安,有疾所当治也。”治病救人,哪能不吃药,对那些顽症须下点猛药才行,对有病毒扩散风险的肿瘤还得动刀子。

  ——2019年8月1日《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牢记初心使命,推进自我革命》重要文章

  “天下不能常治,有弊所当革也。”一句出自南宋何坦的《西畴老人常言》,其意为国家的治理并非一劳永逸,而是要不断进行变通革弊,最终实现长治久安。

  凤凰浴火而涅槃,雄鹰换羽而重生。与自然界相似,人类社会发展一样需要在新陈代谢中生生不息,在自我革新中蒸蒸日上。历史的长河奔涌不息,前进的每一节链条上都镌刻着革弊鼎新的字样。《周易·杂卦》曰:“革,去故也;鼎,取新也。”《宋史·宋绶传》有云:“帝王御天下,在总揽威柄,而一纪以来,令出帘帷,自陛下躬亲万务,内外延首,思见圣政,宜惩违革弊,以新百姓之耳目。”魏源在《筹鹾篇》亦认为:“天下无数百年不弊之法。”这些都是圣贤们关于革弊鼎新的谆谆之言。

  革弊鼎新,首要在于“革”。何为“革”之对象?革的是制约发展的陈规旧章,革的是因循守旧的倦怠者,革的是“尾大不掉”的顽瘴痼疾。怎样革弊呢?一是要涵养“破”的勇气。革弊者,既要有敢于正视自我的勇气,又要敢于割舍、承受得住“壮士断腕”的自我革命之痛感。北宋时期,面对“冗官、冗兵、冗费”带来的内外交困,宋仁宗赵祯虽励志改革,却不敢真正得罪贵族和掌握实权者,在他们的反对声中一再妥协让步,错失了强国良机。“清仓起底”则是革弊的另一重要准则。康有为《政论集》有言:“变或可存,不变则削,全变乃存,小变仍削。”弊绝风清,既不能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隔靴搔痒、避重就轻,也不能是“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大而化之、片面改良。定秦律、编户籍、废井田、奖军功、开阡陌……相比于战国列强的局部改革,系统全面的商鞅变法使秦国“卒以拓霸国之规模,立统一之基础”,最终“六王毕,四海一”。

  革弊鼎新,实质在于图新。《周易·鼎卦》王弼注:“鼎者成变之卦也。革既变矣,则制器立法以成之焉。变而无制,乱可待也。”先“破”而后“立”,要在不断深化的改革中建立新的制度,使之更具时代生命力和竞争力。“德义未明于朝者,则不可加于尊位;功力未见于国者,则不可授以重禄;临事不信于民者,则不可使任大官。”春秋齐桓公时期,管仲打破传统的世卿世禄制,另辟选贤任能之径,扩大了齐国人才来源,成为了“齐桓公以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重要推动力。

  由此可见,革弊和鼎新是不可分割、辩证统一的两个重要过程,是“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新旧更替,是“病树前头万木春”的自我重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勃勃生机。

  革弊鼎新,还要注意把握好“稳”的节奏和“恒”的韧劲。《辽史·礼志一》曰:“变通革弊,与时宜之。”《宋史·唐恪传》亦强调:“革弊当以渐,宜择今日之所急者先之。”而步子能稳的关键是“识水性”、懂规律。西汉末年王莽新政,模仿前人以贝、龟、布为币的做法,用已被历史淘汰的东西来做币材,强行推进币制改革,再加上朝令夕改,单版别就有三十多种、币改次数达平均每两年一次,严重背离了货币流通规律,币制改革最终失败。在踏稳步子的前提下,还需保持一抓到底的韧劲,不断积小胜为大胜。

  世界上最难翻越的山,是“自我”这座山。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和最大优势。进行三湾改编,革去组织涣散之弊;开展延安整风,进一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实施改革开放,及时调整党和国家工作重心……每一次革弊鼎新,既是刮骨疗毒、壮士断腕,又是雄鹰换羽、凤凰涅槃。

  与时俱进,变通革弊。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永远在路上”的定力执着,以“没有完成时”的韧劲毅力,把党的伟大自我革命进行到底。在破解问题矛盾中实现自我净化,在健全法规制度中实现自我完善,在推动改革创新中实现自我革新,在增强执政本领中实现自我提高,党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焕发出新的强大生机活力,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力。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我们相信,怀着“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坚强意志,我们党将以强大正能量在全社会凝聚起推动中国发展进步的宏伟力量。(叶锦灿 元和)

版权所有 中共永春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永春县监察委员会 [闽ICP备130197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