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只有自己走,才能越走越宽”
2019-04-10 08:42:00    中国纪检监察报

谷文昌,河南林州人,原福建省东山县委书记

  我在谷家孙辈里排名最末,爷爷在我出生前就早早离开了我们。虽然从未见过爷爷,但我从小跟着奶奶史英萍生活,听爷爷的故事,受父亲的“谷式”教育,感受着谷家家风长大。古铜色的脸庞,花白的头发,黑色的布鞋,打着补丁的灰布中山装……他那清瘦的身影仍如此鲜活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中。在我看来,谷文昌的孙女这个身份,不仅跟普通的老百姓相比没有特殊的地方,反而更多了一份责任和自律。

  记得小时候,奶奶就常对我说:“你爷爷是党的好干部,你长大后可不能辱没他的名字,不能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2006年,我考取福建省选调生,被派往漳州市芗城区石亭镇工作。上班第一天,就遇上了台风,镇领导给我的第一项工作,就是通知25个村居做好防范台风紧急准备,而不会讲闽南话则成了我工作第一道“拦路虎”。基层事务繁杂,加上从小都在城市生活,困惑和委屈在所难免,但我从来不跟父母提起,只是偶尔和奶奶诉诉苦。奶奶听后跟我说:“你爷爷生前常对你父亲他们说‘路,只有自己走,才能越走越宽’,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好好走下去,不会说闽南话咱就学!但要记得一定不能给你爷爷脸上抹黑,要时刻记得你是一名普通干部,要为群众做事!”想到谷家家训,我坚持了下来。

  没多久,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忍不住又一次打起了退堂鼓。上班第一年的某天,我骑摩托车下企业办公事,乡间沙土路又滑又陡,为了躲避行人,我狠狠地摔了一跤,当场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母担心和疼惜的眼神,后来我才知道,我的额头缝了28针,面部3处骨折,左脸三叉神经被整个切断。爱美的我看着额头上巨大的伤口、充血的眼睛,摸着麻木的左脸颊,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同事来医院探望我,劝我父母想法子把我调回身边,“宇凤是谷文昌的孙女,又是选调生,这事应该不难办。再说了,现在选调生不都早早被借上来吗?”我不禁动摇了,父母却沉默许久。出院后,父亲把我叫到身边,我以为他是要跟我说调动的事,然而他只是嘱咐我要照顾好身体,告诉我:“我和你母亲商量了一下,你是选调生,按要求就得在乡镇干满三年,咱不能破这个例。既然你选择了这条道路,就踏踏实实干。要像你爷爷一样,不管到哪儿,遇到什么难题,都把做好工作当成第一大事。况且,你近了,别人就远了。我们相信,你一定能行的。”看到父亲坚定的眼神,我知道“调近”的念头无论是奶奶还是父母,都不可能支持的,这是谷家传统。

  就这样,我在石亭镇工作了七年。这期间芗城区有几个部门也曾找到我,征求我的意见,想把我借调过去。说不动心,那是假话。然而,在短暂的心动后,亲人的教诲、家风的浸润让我婉言拒绝了这个大多数人看来难得的机会。回家后我将这件事告诉父亲,他没说什么,但是我从他眼里看到了满满的欣慰。如今,我已经在基层岗位上工作了十多年,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名普通干部成长为基层领导,我也更加明白了爷爷这句话的含义及父母当年的良苦用心。2018年1月1日,我做了器官捐献登记,由于事先没征得父母的同意,母亲得知后一时无法理解,平静后,还是支持了我的决定。忠于信仰、奉尽人生是我的目标,也是传承谷家家风最好的方式。

  岁月流转,爷爷离开的日子里,家族血脉在延续,不变的是家风的传承。我的两个孩子分别叫方谷弘、方谷鸣,就是希望他们能传承、弘扬好爷爷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今年春节前的一天,母亲带谷弘去农村看望生活困难的小朋友,去社区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回到家,谷弘抱着我说:“妈妈,今天我学会了一句话: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如果能帮助到别人,那一定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吧!我也想帮助困难小朋友,把我的零花钱捐给他们,玩具分给他们。”听了孩子的话,我心里感到十分欣慰,说:“好孩子!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外曾祖母省吃俭用,资助了许多贫困大学生,你也要做一个乐于助人的好孩子。”

  在少先队入队仪式上,谷弘代表新入队少先队员在闽南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发言。他说:“我的外曾祖父谷文昌和外曾祖母史英萍,在少年时就参加革命,后来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一路南下来到福建、来到漳州,为建设新中国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优良传统,我一定会传承好、发扬好!”

  这句话,也是所有谷家人的心声。

  (谷宇凤,系谷文昌的孙女,现任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妇联主席。)

版权所有 中共永春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永春县监察委员会 [闽ICP备13019752号]